浅谈认命

益多网 164 0

无论我走到哪里,总会听见一些老阿姨安慰一些倾诉者,认命吧,不相信命运是假的。一开始,我听到这些话,总认为那些老阿姨没有决心和勇气挑战自我以及生活,她们言下之意,就是放弃自己的命运抗争,活着就像鲁迅笔下的阿Q。经过多年的生活磨砺,我改变了人生感观,其实,认命,真真是发自一个人骨子里的善良和世故表现。是对人与人之间和谐相处的最简易最原始的阐释。

1636526819(1).jpg

小时候,我们邻居生产队队有一位叔叔,三十岁还没娶妻,眼看老人都年过七旬,母亲因为儿子婚姻问题常年焦虑忧愁,加上家里贫穷,重病缠身,最后也迟前撒手人寰,剩下老父亲独自支撑着家里的一切。而那个叔叔不是人不机灵忠实,也不是身体有缺陷,只是家境贫寒,老人尚老,远方近邻谁家的女儿也不愿嫁过来。按当地老年人的说法,明知火坑总不能往下跳。

在他三十二岁那年,家乡的大龄男青年其实挺多,很多人在媒人的牵引下,找来了许多庄浪和岷县青海等地域的女子。庄浪的女子,多数生的十分俊俏,可能是因为山里泉水滋养,天生丽质,嫁到民勤来,总是能得到村里人羡慕和夸赞。多数娶外地媳妇的家庭,大都有各种原因不能按时给儿子完婚的,所以,只要娶进门,家里人就格外疼爱关心,就像家里填了一个宝贝。邻队那个叔叔,就在那个时期,在媒人的牵引下,出了高价彩礼娶来了新娘。他结婚那天,我和别的小朋友一起去围观。那个新娘真的好漂亮,细条高个子,白皮肤,鹅蛋脸,大眼睛,水灵灵的,睫毛老长,还有双眼皮,当时我们周围很少有那么漂亮标志的女子,当时在我幼小的心灵里,种下美人的种子,直接就视她为仰慕的女神。最令人好奇的是,那个女子年芳十八,周岁才十七,嫁给这位大她十二岁的男子,虽然我当时不懂婚姻,但内心总有一种隐隐的不舒服和可惜,不知为什么?后来我们每天放学回来,都会驻足看看他家的新娘。一年过去了,他们家第一个宝宝出生了。再后来他们家砌了围墙,我们看不见了,只有偶尔从门前的菜园子里看到,她依然那么令人惊艳。

其实,她的故事并没结束,在她孩子一岁多的时候,她抱着孩子偷偷跑了,过了一年多,她又回来了。我上初中的时候,已经不从他家门前过,但是,和他们队上的同学们闲谈的时候,同学总会提到她,所谓的我心中的女神,同学告诉我,她已经偷跑了好几次,都被男的找回来。大约又过了三年。我上高中的时候,他们的女儿也出生了,一次在镇上我遇到了她,主动和她搭话,叫了一声大妈(我们老家经常将叔叔的媳妇称呼大妈二妈三妈之类),她好奇的看着我,又和我打招呼,她依然那么漂亮,我喜欢的不得了,这是我第一次近距离和她说话,也是我第一次感觉到外地口音其实并不陌生,而且那么好听。我们找了个空地,坐下聊起来,她好像见了亲人一样,开始向我倾诉,好像有多少委屈和伤痛无处诉说,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对象。

原来她是一个非常不幸的女人,娘家有一个后妈,有一个弟弟,父亲在一家煤矿挖煤,在她出嫁前一年,煤矿矿井下面,瓦斯爆炸失去了性命。后妈就拖媒人把她嫁到民勤,收了叔叔家八千款彩礼。当时八千款钱虽然不是天文数字,也不是小数目,都是男方家东拼西凑借来的,媳妇娶完之后,家里越贫穷了,日子一直没发过,家里穷的买不起一包火柴,她说着说着都泪流满面,当时我也不知道怎么好,十分同情,又没有办法,我问她,叔叔对他好不好?我又哭了起来,她说,叔叔对他好呢,还说她公公也对她好呢,有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就留给她和孩子们吃,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说,只要对你好就行。她无奈地摇头又点头。口里抱怨他比她大十二岁,她心里委屈,她更恨她后妈,为了彩礼把她卖掉了,现在她除了婆家,在没地方去,也舍不得她的两个孩子。从她那里,我突然觉得我一直羡慕的女神原来这么不幸和悲哀,我似乎第一次觉得婚姻是一个可怕的陷阱。因为她比我大十岁,我们两家只隔两块地一条沟。从此假期里,我也常去她家看望她,她的两个孩子也挺可爱。

现在她和我都年龄大了,我五十,她六十,几十年里,各自婚姻,家庭,经济状态都有了变数,偶尔还有交流,好像姊妹一样。她在兰州带孙子,我在附余种庄稼。

其实像她这种婚姻和人生,何尝是一个?我所知道的远远近近还有很多,有的早就抱着孩子跑掉了,也有的一辈子都和家里吵吵闹闹,没完没了。但是家庭完整的,现在基本上儿女都成家立业了,早年那些恩恩怨怨都淡漠了,成了过往烟云。如今我们村上早年从外地嫁过来的女子,都五六十岁,生活习惯已经彻底改变了她们人生的初衷,如今以她们独特的异域风格融合到我们民勤人的习俗当中来,基本上可以说,看不出有那些怨天尤人的画面,而看到的却是一个个完整融乐的家庭。

回过头来,我们正式理论认命二字,某种程度上,认命就是忍耐,隐忍,忍一时风平浪静。一个人活一辈子,或多或少谁没有磕磕绊绊,现实与理想的落差往往很大,现实的不如意和梦想的美好,无疑会造成一个人内心不平衡,有时候命运也会捉弄人,如果每个人都反抗命运,对抗逆境,不知道日子里有没有明天,人与人之间会不会彼此信任的时候。认命,表面上对受害者也许是一种不公平的劝导,如果换位思考,也可能就是为一个人人生路上的抚慰,让她或他放下内心芥蒂,对未来充满信心。同样,认命的人,熬过风风雨雨,晴天自然而来,不认命的人,经过各种挣扎,折腾,最后精疲力竭,生活上,精神上受到各种磨难和摧残,到最后,结局一定一塌糊涂。

我不希望人不努力,但也不希望人不认命。有时候我更相信,有些东西是命里注定的,婚姻更是如此。想通了,大家都把精力放在经营爱情和生活上,而不是怨天尤人。

今天就说到这里,大家认命吧,过好当下,各自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