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晚上的噩梦延续到了午觉,从梦中猛地惊醒,还在收拾梦中的残局,打开手机,看到学校通报了许久前布置给学生的一项作业,我们班的完成率仅有54%,但是布置作业时已经反复说明了相关内容,在那一秒钟生气,但是几秒钟过后却出现了一种说不出口的难过:“我坚守我的职业要求,尽我所能为学生着想,难道真的仅仅只是一份工作,所以就该一切理所应当吗?”

src=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com_q_70,c_zoom,w_640_images_20200101_12b6b33a92d34a07ab4b01a650dceaa4.jpeg&refer=http___5b0988e595225.cdn.sohucs.jpg

联想到前两天在B站上看到一句话:“最好的爱情是双向奔赴的关系”,其实细细想想,世间所有美好的关系都是双向奔赴的。在亲情、爱情和友情中,我们很容易理解双向奔赴的关系,我们大多数人也都自愿在这些关系中付出,但是工作关系中就不该双向奔赴吗?因为餐厅服务生是一种工作,他们就该被客人喝来喝去吗?因为清理路面是环卫工人的工作,所以你走过去扔在地面上的垃圾就该由环卫工人清理吗?因为教书育人是教师的工作,所以就该教师单方面的付出吗?在很久以前,我也觉得这一切都是他们理所应当做的,因为这是他们的工作,他们就该努力付出,我们就该理所当然的享受。但是当自己从被服务的人员转变为一名服务人员时,发现如果真的只是这样定义工作,那么人类也未免太悲凉了一些,何谈职业幸福感呢?如果真的只是这样定义工作,那么未免太看不起从事工作的我们了。

首先,从客观来看,工作时间占据一个人一生中的大半,我们参与工作的出发点是获得幸福,我们需要从这占据人生大半的时间里获得幸福,这也是工作的意义。从主观来看,工作者自身也不单单将自己从事的工作视为一种谋生手段,多多少少都倾注于自己的真实情感。所以,工作者在工作关系中是超越了工作本身的奔赴,那么被服务者是不是也应该认识到超越工作者职责本身的部分,去奔赴呢?环卫工人将街道的垃圾清理干净是他们的本职工作,但是如果路人能够找一个垃圾桶,将自己的垃圾扔进去,我想那我们生活的环境一定会更舒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