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周我有点忙,一直在重读《遥远的救世主》但没有读完,我读的很细,有的地方要反复读几遍。因为我越是细读,产生的疑问也越多。

src=http___uimgproxy.suning.cn_uimg1_sop_commodity__wZE8SukbDEjfwA3yyoMqg.jpg&refer=http___uimgproxy.suning.jpg

对于《遥远的救世主》,我突然觉得我之前对这本书的很多看法还是浅了,对丁元英的一些看法也浅了。

之前我认为王庙村的人靠勤劳致富,应该属于强势文化。但这次细读,发现王庙村的人还是等待救主的弱势文化属性,是丁元英以“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之慈悲,硬生生把王庙村的等待救主的意识进行了弱化处理,反复给他们灌输靠自己的强势文化意识。

但我突然不知道,丁元英的这一切设计,芮小丹致死可理解了吗?王庙村的人可理解了吗?

而五台山论道,大师说强弱一体,王庙村本质上是靠自己劳动致富,但劳动致富之前却总等待一个丁元英这样的人去给指个道道。其实世间,有这种期待高人给指的道道的心理的人大有人在,这可都是弱势文化的产物吗?

我记得牛群冯巩有个叫“小偷公司”的相声,说“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世间事物大体如此,平凡众人总是没有主心骨的,总是难以做出选择,更多的人甚至无法分辨自己的方向,这种迷茫,也是弱势文化的产物吗?

或者说,这种迷茫,这种没有主心骨,这种难以抉择,仅仅是中国之特有吗?我认为不是的。

那么既然不是,丁元英针对于中国文化属于弱势文化之定义与焦虑,又是为何呢?他想要的强势文化,是要的放之世界而皆准呢还是放之中国而皆准就行呢?

另外,很多人天然的存在自身局限性,就如《遥远的救世主》里的叶晓明冯世杰,丁元英给他们指出道道,铺好进路,让他们扒井沿看一看,但他们还是一心犯嘀咕,不能展开手脚彻底的信任丁元英指的这条路,还是退了股。他们已经是普通人中高人了,却还有如此大的自身局限性,更多的普通人,面对更大的自身局限性,又该何去何从呢?这种自身局限性,可也是弱势文化的产物吗?

没想到再读《遥远的救世主》会又生出许多问题,而且是越读疑问越多,这种疑问,是一种享受,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