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情小趣小时光

益多网 307 0

周日。一个人。

一到这个时节,我就成了夸父,逐日,不,逐阳光。

1636958199(1).jpg

所以一看房间窗纱上有了一层暖色,我便迅速起了床。旋开百叶窗帘,向窗外的一瞥里,已经阳光满地,树影婆娑,万绿丛中一点红(一朵重瓣朱槿开了)。

这阳台上的花儿随我,不喜欢凑热闹,此起彼伏。

绣球花尽,牵牛花开,当牵牛花绵延了一个夏天落幕的时候,两盆蓝雪花纷纷扬扬地开了,等它们退隐,重瓣朱槿又打起了好几个花骨朵,三角梅也开始轻启粉颜……

不知会不会开到下一个春天。

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到阳台来看它们,是否今天和昨天又有了一点不一样。

当然有,即使是肉眼不可见,那变化也一定是存在的,这就是生命的力量。

我撒在几个花盆的菜籽已经冒出了一丁点嫩芽。

那棵被我“砍”掉的乌桕树苗,竟又在二三寸长的主枝上散出了枝叶。

女贞树又长高了许多。

幸福树的枝端,又变出了不少心形的叶子。

养花植绿的乐趣就在这里,每天都能给你一点小欣喜。

如果你对它们用心的话。

今朝风日好。

好到让人无所适从,怕一不小心就把阳光弄丢。它可不会一直都在。

取出壶,煮点老白茶吧。上篇文章中有文友赞我图片漂亮,就是老白茶煮到恰好的时候,呈现的那种迷人的颜色。

茶吧,也有各自性格姿色,这种色泽别的茶我就没遇见过。

打开喜马拉雅APP,点开订阅的禅意古风钢琴曲,听叮叮咚咚的乐音像泉水般流淌在耳畔,与阳光一道流进我这晨间的光阴里。

翻开手头的《小窗幽记》,读几句落在光影里的骈句。“艳阳天气,是花皆堪酿酒;绿阴深处,凡叶尽可题诗。”……

哎呀,说的不就是我的此情此景吗?

老白茶的颜色由浅淡渐至橙红,注入青花白瓷小杯,两相映衬,终成最美一刻。

那几支被我养在小绿瓷瓶里的薄荷,瘦瘦的,却也不乏婀娜,时常成为我拍照时清清雅雅的点缀。

声,光,色,影,它们在一起,便组合成了我一个人的小时光。

冷清而热烈,孤单却丰盛。

人的处境,有时是生活需要,有时是自己需要;有时深陷幽暗,有时独享清欢。

像这冬天时的阳台一样,明一段阴一段。

现在,太阳又转出来了。

桌子上的水果,活色生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