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道天凉好个秋

益多网 254 0

今晚,心绪非常乱,如菜贩子走了留下的一地横七竖八的烂菜叶。

忽然想倾诉,敲开键盘已经是9点半了。

但是,还是写一点吧,要不实在无聊,既读不下书去,也无法欣赏日益纯洁的抖音,能做什么呢?还是写一点东西吧,反正打字还能使心绪平静一些。

人到中年,不能说没有焦虑,毕竟青春岁尾,年富力强的岁月开始慢慢滑落,而岁月还尚未静好。

虽说如此,每天还是尽力安慰自己,佛系一点,坦然一点,自得一点。

可是却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浮躁、焦虑,虽然工资依然照旧,外面车水马龙,路灯霓虹,街市依旧太平。

写到这里,如果采取写小说的写法,把我的烦恼,上有老、下有小,这些日子经历的烦恼,以具体事例,一一刻画表述出来,文字会生动很多,明了很多。

最起码,不像这么抽象,云里雾里,不知所以。

但却不能。

这就是一种悖论。我既想倾诉,却又不能倾诉。毕竟,大家都是熟人,以后还要见面,况且,即便诉说出来,也于事无补。在光明一点,可能收获大家的一点安慰;在阴暗一点,则可能成为别人的笑柄和话题。

所以,还是不说吧。

总是感觉,生如蝼蚁,每天忙忙碌碌,如小鸡在土里刨食一般。曾经的梦想、追求、光明,都被生活的苟且所淹没。

每天甚至都有累的感觉。总感觉,能照顾好父母、老婆孩子、亲人都已经耗尽了我的全部精力和热情。

辛弃疾那首词说,如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却道天凉好个秋。

是啊,自家的愁事自家愁,和别人说道,有啥意义。不如却道“天凉好个秋”。

前天下午,我在小区邮件分集散点“菜鸟驿站”,同老板喝水。这个老板尚未退休,五十几岁,每天我去,给我斟茶倒水,为人睿智,三观相合,聊聊人生,岁月,生活。

我去的时候,斟茶倒水,热情相迎;走的时候,说声“大哥,8点了,回去”,大哥也是一声“嗯”,不虚让挽留,假作客气。相处舒服,没事就去坐坐,倒是剥离了社交压力,也算是我的心灵驿站。

前几天。双十一前后。

擦黑天的时候,一个快递小伙子开着带兜的电动车,到门前停下,拽着一大蛇皮袋子快件,扔到门外,等待入库。

就在这空当,小伙子站在门旁,我打量一下,红上衣,牛仔裤,挺憨厚的,敦实健壮。

我说:“青年,这么晚了,送完这一站,就好下班了吧。”

小伙子从尘土兮兮的牛仔裤口袋掏出手机,看了一眼道:“哪能,还有两站,得干到七点半,才能回家。”

我看小伙子是那种挺能干的青年,又问道:“二十几了?”

回到道:“26”

又问:“早上几点上班。”

回答:“5点”

我惊讶道:“5点,那么早,能起来床?”

小伙子纠正一句道:“是5点到公司,我4点半就得起床好吧!”

“这不一天得干12个小时?”我又问。

小伙子道:“不止,起码十三个小时吧。”

我迫切想知道,这么年轻,这么努力,从事着“电商物流”这个朝阳行业,电动车上载满“快递件”的小伙子,一月收入多少。但是,我又不能直接问,冒犯人家。于是,我伸出食指在眼前一比。

小伙子道:“挣不了那么多,一个件6毛钱,一月也就一万多个件,6、7千块钱。”

刚说完,菜鸟驿站的大哥道:“行了,入库完毕。”

青年,揣进口袋手机,三步并作两步,跨上电动车坐,一放手刹,又冲进了黑暗中。

我为什么写这一段,是因为,这小伙子付出这么多辛苦努力,汗水泪水,这么紧张的投送快递,竟然是6、7千块钱,收获付出严重不成比例;哪怕1万块钱,也像话,也算是对这么辛苦劳动的尊严体面的回报。然并卵。

这种状态,特别像我的心境,处境。付出很多,生活回报很少。这辛苦跑一月,如果,用来买房子,足以令这个小伙子焦虑。而我们的生活中,何尝不是如此,再努力,再拼搏,再奋进,也总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懂这个道理,或者感受。

这些日子,我们小区群里,总是很热闹。

群里反应供暖不好,车位乱停乱放,楼道垃圾,电梯卫生,电梯按钮故障,以及这个路面破损,屋面漏雨维修,供暖不暖,北门口开放不及时等等问题。

群里每天都有质问物业,批评物业,调侃物业,甚至带有情绪怼物业的。

物业经理在群中,能给与回复的问题是少数,不能给与回复的则沉默不语。大概率对着手机屏幕,默默无闻,摇头苦笑,无可为之。

我们小区的这个物业经理,在群中,被这些鸡毛蒜皮,狗拉下猫尿下的事情包围,被小区业主质问,如果,这个经理认真精神比较强,他肯定感觉这分工作可以用“一地鸡毛”来形容。

事情大么?不大!

能解决么?不能全部解决!

因为,这些问题是层出不穷的,纷纷扰扰的,不较真,业主骂,较了真,也不一定能干好!

物业工作人员,那些扫楼道的,看大门的,掌管巡逻的,维持车辆停放的大爷大妈们,也是人,他们没有交警贴罚单的权力,遇见个乱停乱放的车辆,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过去就过去算了。去较真,不一定管用,甚至,被回怼一通。来日,停车问题,依旧故我。

对于这些大爷大妈的上司物业经理而言,也无法以严格纪律作风要求震慑他们。毕竟,这群人工资并不高,甚至很低,也就能够买个馒头咸菜;你让他们付出“海参鲍鱼”般的服务,也不大可能,逼急了,他们怼物业经理两句,后者,也得听着。

更何况,这些大爷大妈们,工资及不及时也是个问题。

因此,这个物业工作就是处理一地“鸡毛蒜皮”,但是,你还没有足够的资源处理这一地鸡毛蒜皮,只能哪里起火,救哪里,分出轻重缓急来。偶尔,业主没有反映问题的,上级稍微绥靖一点时,偷得浮生半日闲,逍遥一下。

上述“物业工作”,这就相当于我目前的生活状态,认真吧,你就输了,不认真吧,还得应付一些必须应付的事,偶尔闲暇,也想半斤辣酒醉一醉,给自己松松绑。就这么迷迷瞪瞪,稀里糊涂的度春秋。

偶尔在胸前画画十字,求命运的业主,上帝稍微给点小确幸,让我休息一点,自得一点,感觉这生活虽然浮躁、焦虑,一地鸡毛,也总是还渴望有一点自己的精神天地,灵魂休憩的港湾,乃至一点耀眼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