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姓氏很多,张三李四王五赵六,这些都是比较常见的姓。但也有一些姓很少见。

据说,从“一”到“十”的数字也有人用作姓氏。此外,一些冷僻字如”妞”、“夭”、“鸦”、“盐”、“岭”、“荒”、“權”、“蘧”、“耑”等,也在目前使用的姓氏范围之内。   

有人 统计,苏州除了二、三、五、十没有人姓之外,其余都有人姓。其中,姓“一”的一共有6人,是一家六兄弟;名字以“三”开头的2人均为日本籍,因此不算作姓氏;姓“四”的一共有2人,姓“六”的4人,姓“七”的有2人,姓“八”的有1人。另外,姓“九”的有1人,名字就叫“九月”,蒙古族人,出生于1982年9月。 

苏州地区还有一个迮姓,也是很少见的姓,在吴江的芦墟、莘塔一带才有迮姓家族。其中莘塔比较多,集中在莘南村(旧称“南莘塔”)和南传村。迮普通话读 z é,方言念 z á。元末农民大起义时,河南有一蒙古家族迁移到吴江,避居南莘塔村。为防备不测,只得放弃蒙古族姓氏,改用汉字“迮”姓。而“迮”这个字意为迫,逼迫的意思,也正是他们当时所处的情境。陈去病《五石脂》中有相关文字:“……而芦墟、周庄、莘塔,则有迮氏,云自河南来者,意其蒙古族也。然颇有可称道者,如休仲为杨维斗门人,而殊不负所知。嘉、道间三江(名云龙)、卍川(名朗)、青厓(名鹤寿)诸老,词采经术,腾播一时,皆未易才也。”文中的休仲,即迮绍原。杨廷枢就义后,迮绍原出钱向清兵购得他的尸体并安葬。

柳义南曾写过《芦莘一带的迮氏家族》,提到陈去病《五石脂》中的关于迮氏的文字。他还写道:

清乾隆间,莘塔迮氏后人,又出了一个著名文人迮云龙,为雍正十年(1732年)副贡生。乾隆元年(1736年)开博学鸿儒科,应荐入京,官内阁中书(内阁缮写员)。数年后,辞官,在江苏以及云南总督衙门作幕府多年。年老还乡,号“三江渔夫”,著有《汗漫吟》二卷(见袁景略《松陵诗征》)。苏州大学钱仲联教授编的《清诗纪事》第4726页亦载有其诗。嘉、道间,又有迮朗(号卍川)、迮鹤寿(号青厓)等以文名于乡,迮朗尤善骈文。

我友前莘塔元荡书记迮庆荣,亦迮氏族人。

他同我说,迮云龙之墓,在南莘塔,他幼时曾去过,墓前尚有石牌坊的残柱及旗竿石座等。

柳义南提到的迮庆荣,应该是国营元荡水产养殖场的书记,不是莘塔元荡书记。

关于迮姓,曾听到过这样一个传说:某朝代,该族逃难到莘塔,官府派人查询,问他们姓名,他们不敢说实话,有人看了看屋内梁上的铁钩,莘塔土话,铁钩叫着扎钩。官府人员自作聪明,说:“哦,是姓迮。”于是,他们就将错就错,从此改姓为“迮”(莘塔土话读作“za”)。

这个传说当然并不可靠,只能算是民间故事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