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课时代的终结

益多网 22 0

俞敏洪最近很热。因为捐了课桌椅,又因为被某权威媒体记者怼。

对于老俞我们并不陌生,他给我的感觉就是至始至终身上都一股土气。

最近老俞说要直播卖农产品,俞敏洪怎么看都像一个农民工,怎么看都有一种亲切感,卖农产品适合他!

640.webp.jpg

不管是颜值还是他的多数直男言论,老俞都没有高高在上的感觉,不像某些大佬一看就典型资本家嘴脸。虽然亲民但老俞算是校外“补课”行业的“始作俑者”吧。

八十年代初出生的我,读书的时候从不曾有过“补课”的概念,如果说我是农村人,补课太奢侈,那我城里的同学也没有补过课。

可是时代在发展,我上大学期间也加入大学生兼职做家教的大军。终身难忘,两个小时25元,还不包括往返车费,一个月拿个整数100元。

说了没人信,就是这么廉价,谁请了我们都绝对物超所值啊。所以,我要毕业了,那个孩子的家长对我说:黎老师,你考研吧,继续辅导我家肖楠,他喜欢你的风格。”我说:“不行啊,我得工作,条件不允许。”

有一次,那孩子考试拿了高分,他们一家高兴得请我到外面吃了顿大餐。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尝到知识的力量。

日子流逝,时间走到了2006,学校宣传栏贴满了各种考研辅导班的信息,我向来觉得考研那些东西离我好远,从不关注,一门心思,毕业,工作,替家里分担压力。

我仍然知道那些辅导班信息里,就有俞敏洪的新东方,也就在那一年,新东方敲钟上市!

接下来新东方的业务越来越广,成为教培界的巨鳄。没有什么会大而不倒,没有新东方的时代,只有时代的新东方,国家一纸文件下来,教培行业应声倒下,纷纷缴械投降。

还有观望的,到《义务教育阶段校外培训项目分类鉴别指南》出台,彻底扼杀了校外学科培训市场的最后一丝侥幸。

2021年12月31日前,所有关于学科的校外培训必须关闭。可是歌照唱舞照跳,那些关于“素质教育”的可以继续。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高楼塌了。

一个补课时代宣告终结。

我没有被“教培”过,可我的娃有。黄老师给娃报过高途课堂的,还报过一个叫什么鸡课堂的(原谅我记不住)。

因为内卷,本来孩子做学校的作业已经很痛苦了,还要有额外的,这边刚放下笔,那边平板已经打开在呼唤了,我实在是不太赞成(也没有强烈反对)。

但是我必须承认,一些教培行业的课真的做得很用心,做得很好很精致,花了心思,下了血本。

如果没有时间来保证,这些额外的“补课”的意义一切无从谈起。时间的蛋糕就那么大,孩子的发展却需要全方位的,这边少了,那边就多了。

很多娃,头脑发达了,四肢却萎缩了,最终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样子。

对于“俞敏洪”们,我不能说有多高尚,至少他们也“培养了”许多人,带动了就业,可是他们也增加了家长的焦虑,加重了孩子的负担,功过相抵了。

不是每个孩子都能有条件参加教培的。

去年我的学生高三了,晚修请假回家看(补课)网课,说那老师讲得特好,很有效,醍醐灌顶。

我相信他们,经与家长核实然后同意,批假。对他的学习有帮助,我有理由不同意吗?高三的孩子会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吗?

能把他们吸引,作为教师的我打心眼里佩服那些网络“教培”的老师们,没有金刚鉆,瓷器活你玩得动吗?十七八岁的学生是不会被忽悠的。

从事校外教培行业的有许多教育精英,他们在体制之外,可以非常专心专业地只搞一件事——好好备课上课,可以做到极致。

山雨欲来风满楼,大风吹过,树叶簌簌震落。孩子们终于不用太辛苦了,家长们终于不风里来雨里去的奔波送娃了。

补课的帷幕已经落下,形势不可逆转,可是我们的焦虑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