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对科幻小说的一些看法

益多网 28 0

相信前几日许多人已经到电影院去看了电影《沙丘》吧,不知道你有没有被震撼到呢?我没有话语权,我还没去看,找不到一个合适的时间去看,但会去看的。《沙丘》这部电影正是改编自同名原著科幻小说,讲的是一个发生在与地球全然不同的星球,那个星球庞大,生存在里面的人类英勇智慧,但他们不乏相互争斗,勾心斗角。为了权利相互针对。这个星球盛产让整个人类为之疯狂的香料。这个星球叫阿拉吉斯,但人们更愿意把它叫做“沙丘”。

这里提起《沙丘》,有两个原因,一个是刚好它在最近上映,了解的人会比较多一些,另外一个就是因为它是科幻里面的经典作品。科幻作品在一些科幻迷们的眼中会大致分为两类,分别为软科幻和硬科幻。《沙丘》就是软科幻的经典,而硬科幻的代表我们也不会陌生,例如阿西莫夫的《基地》还有威尔史密斯饰演的《机械公敌》,吴京前年拍的《流浪地球》等,这些都属于硬科幻。软科幻就是对未来世界的畅想,可以是外星文明也可以是人类文明,但它们探索的是这些文明的生存状况以及关系状态。而硬科幻关心的更多的则是科技的发展对人类的改变,以及人类在科技世界里将会面临的问题。当然这是比较笼统划分。

不管是《沙丘》还是《流浪地球》,本质上都是对未来的一种探索。英国科幻作家奥拉夫*斯塔普雷顿说过:“科幻作品是试图在创造一个故事,讲述人类可能-或者少不是完全不可能的命运。”这句话已经很明确的说明了科幻小说的作用。即科幻小说在寻找一种出路,一种人类未来可能会发生,或至少不是没可能发生的事情做出相应的预判。用网络语言来说,它可能就是对人类未来进行预判的预判,而这个预判有可能会改变人类的命运。

相信这几年知道科幻作品的人已经越来越多了,比如我们中国最出名的刘慈欣,我们一般习惯叫他大刘,他的作品已经进入到我国教育部指定阅读书籍之列了,没错,就是那本广为人知的《三体》,讲述一个生活在三体世界的种族,对我们地球进行勘探,意图占领地球的故事。大刘这部三体其实早在08年的时候就已经出版了,但是它真正火起来却是在15年获得雨果奖之后的事情了。

我们华语科幻作家除了大刘之外,其实还有一些人也活跃在世界科幻文坛,比如郝景芳,清华才女,在大刘获奖之后,紧接着在16年又获得了一个雨果奖,短篇类的。还有在国外很出名的小刘,刘宇昆。他的作品也是在国外很流行的,比如《蒲公英王朝》《心中纸,心中爱》《物哀》等,还有值得一提的是大刘的作品《三体》英文版正是小刘翻译的。不过小刘并非中国籍,而是美籍华裔,作品也大多是英文写作。

这里可以推荐一本书,包含和大刘小刘等12位世界科幻大师短篇作品精选集,是一部值得一阅的科幻合集。即湛庐文化的《十二个明天》,里面收录了大刘的《黄金原野》。

再来说说国内目前科幻界的一些大咖。我们国内目前科幻三巨头分别是刘慈欣、王晋康以及韩松。刘慈欣不必过多介绍,王晋康作品富有哲理意义,对生物学领域的发展追踪紧密,其作品主要有《替天行道》《水星播种》《豹人》等。韩松是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理事,同时他还是新华社对外新闻编辑部副主任兼中央新闻采访中心副主任。他是个大忙人,但是他依然坚持写作,他的作品有《人造人》《独创者》《红色海洋》等,其作品大多呈后现代主义特征,敢于揭示人类的阴暗面,直面人类的丑陋。还有新生代作家郝景芳,郝景芳作品多为短篇,集有《北京折叠》《去远方》《长生塔》等,目前郝景芳正致力于启蒙儿童科普领域,是一个很有潜力的青年创业家。陈揪帆,说他是新生代有点不妥,他已经活跃在科幻世界多年,作品多散落在科幻世界的各个角落,主要作品有《鼠年》《递归之年》《荒潮》等,被誉为“中国的威廉·吉布森”潜力无限,同时还是影视编剧,剧本顾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一般有才能的人都是我仰视的对象,以上那些人就是我目前仰视的对象。

关于科幻其实还有很多作家,不过大部分出名的作家都是欧美的,科幻属于舶来品,并非出自于我们国家。科幻科幻就是对科学的幻想,科学原本就不存在于中国,中国自古以来与天和谐发展,顺应天道规则,从不违背天道循环。奈何国外出现了工业革命,发展了科学,又入侵我们中国,导致我们中国被迫加入科技大军。从自然经济演变到工业社会也不过短短一百多年的时间,这一百多年的时间发展成现在的状态实属不易。

我对科学持中立态度,不偏重也不看轻。对,科学在目前看来确实是对人类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他也在加速着地球的资源枯竭,导致人类不得不探索太空,探索未知世界,科幻就是在这样的大环境底下孕育而成。因此你会在科幻作品里面看到未来世界的繁华,也会看到一些凄凉场面。但无论什么样的场面,我都希望我们要乐观的活在当下,悲观的预测未来。

科幻还有很多可以谈的,但目前就到此为止了,以后还有机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