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我长大 等你回家

益多网 20 0

我是奶奶带大的。好像自我记事起奶奶就已经头发银白,皮肤褶皱,眼神由于饱经世故而变得浑浊。

她小小的个子,弯弯的背,齐耳短发,有着与她身体不匹配的大嗓门。

她好像从没年轻过,她好像生来就是为了当我的奶奶……

1637477225(1).jpg

小时候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让奶奶帮我掏耳朵。奶奶的小铁盒里有各种各样的“宝贝”:长短不一的银针、五颜六色的细线、不同宽度的顶针,还有一个小小的银灰色的掏耳耙。

小学放学回来得早,我就搬来两个凳子坐在大门口,侧着脸躺在奶奶的腿上,让奶奶帮我掏耳朵。

奶奶的眼睛不好,总要对着阳光,冬天的阳光也不刺眼,晒得我暖洋洋的。

奶奶先用她那粗糙的手指帮我捋捋耳边的碎发,边捋边说:“头发又长长了哟,过两天叫爷爷带你去剪一下。”

而我总是很抗拒剪头发,因为我也想像妈妈那样留着长长的长发,骑自行车的时候就可以飘起来了,还可以绑好看的发绳,可是奶奶却说,小孩子短头发好看,等你长大了就可以留长头发了啊。那我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长大啊。

奶奶帮我掏耳朵的时候总是轻轻的、柔柔的,生怕把我给弄疼了,有时还给我吹吹,弄得我“咯吱咯吱”地笑,这时奶奶便会说:“可别乱动了哟,等下耳朵里的虫子找不出来了,耳朵会聋的!”她的声音很大,在我耳边就更大了,我揉了揉耳朵,然后又乖乖地趴在奶奶的腿上,不敢动弹。

那时小小的我心里最大的愿望就是希望可以留长头发,希望奶奶早点帮我把耳朵里的虫子抓起来。

上初中后我开始住校,一个星期才能回来一次。

那是我第一次离开家去那么远的地方上学,那时的我觉得,五天的上学时间很久很久,久到我每天都会想她;从家到学校的距离很远很远,远到我在学校都听不到她的嗓门声。

不知道天冷了她的手会不会又生冻疮,不知道她一个人被子睡不睡的暖,不知道弟弟会不会又惹她生气。

不想上学,好想快点长大,那样就可以永远和奶奶在一起了……

奶奶总会在我星期五放假的时候,站在路口接我,她在哪,家就在哪,家在哪,我的心就在哪。

可是奶奶不会一直在那,她越来越老,声音也越来越小,有时候做饭会糊涂,放很多酱油,把菜炒的很黑,有时候小小的针眼她再也穿不进去了。

尽管这样,她还是会在路口等我回家。在家里的时候,奶奶照常凌晨3点多起身给我看有没有盖好被子,给我盖被子的时候,发现我的腿被蚊子咬了,奶奶像之前一样,赶紧给我拿来花露水,说怎么咬这么多呀,是不是很痒呀,告诉奶奶哪里痒,我把腿上痒的地方给奶奶看,奶奶就给我涂花露水。她觉得我还没长大,那一瞬间觉得我在她心中永远是个需要被照顾的小孩。

高三的时候,奶奶中风了,住进了医院。

我在学校上课,只记得那天好像做什么都不顺,一向很擅长的文综也做的一塌糊涂,直到在教室的窗户那里看到了远在外地的妈妈,我就知道出事了。

妈妈给我请了半天的假,路上我一直强忍着不去问为什么给我请假,当我看到瘦小的奶奶躺在惨白的病床上,我再也忍不住了,我牵着奶奶的手,大声哭喊着,奶奶摸着我的头轻声唤我的名字。

她比以前更瘦了,干枯的手臂上插着针管,手上除了针孔还有老茧和冻疮。

后来啊,我终于长大了,奶奶却永远地离开我了。

很奇怪,小时候只要一想到奶奶会离开我,就哭得停不下来,可是真当发生的时候,我反而没有流很多泪。

只是在公交车上看到佝偻着腰的老人时会突然想起来我已经没有奶奶了,只是受到委屈不想吃饭的时候,想到奶奶总是放很多酱油的饭菜,只是现在放假的时候,再也不会有人站在路口接我回家了……

她变成了一座小小的盒子。

以前是她在电话的那头不停地说,我在这头听。现在啊,我在墓碑外头说,她躺在冰冷的墓碑里听。

过年去给奶奶扫墓的时候,我对奶奶说“一定要保佑大家越来越好”,但我最后悄悄说了一句“不用保佑我了,无论在哪里,你一定要过的开心。”

前几天梦到奶奶了,奶奶说和我玩捉迷藏。

奶奶是藏家,她躲的有点远,但是我现在不想和她玩了,我想她了,想她像以前一样给我掏耳朵,想看她穿不进针线来找我帮忙的样子,想陪她一起看还没看完的电视,想回家的时候她还能在路口等我。

爸爸和我说,想奶奶的时候,就吃一颗糖,嘴巴甜甜的就是奶奶在对你笑,直到现在,我还是习惯在口袋里放一颗糖,总觉得有种莫名的安全感。

现在我终于明白,她等不到我长大,而我也等不到她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