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大,静悄悄

益多网 382 0

小雪之后,天气渐冷,每一个夜晚来得早了许多,每一个清晨,依然艰难醒来。太阳转了一圈,从背后,转到前台,我们的一年又快过去。

昨晚和妈妈通电话,五十过后的爸妈还在辛勤的工作,艰苦劳累的工作。夜很深,起初没有光亮的,我说,你们睡觉了啊。爸说,你想嘛,才刚回来。还没吃饭呢。言语带着劳累后的点点苦涩与卡顿。

父子之间嘘寒问暖就少了许多,妈妈从外面回来,接过许多话题。有的没的,反正大部分都是我听。妈妈穿了好多衣服,袄子外面都穿了两件。我问这么多衣服会不会动不了,“车间里面把外面的一件脱了”,她回答到。

妈妈说,还有一个多月过年了。今年外面生意难做,许多床头厂都垮了,他们套房厂以前三个油房,现在只有他们一个。现在买房子的人少了,家具也买的少了,许多厂子都垮了。上半年在那个床头厂做了半个月,感觉挣不了钱,工作还繁琐,就走了。

前段时间观艳加班回来很晚,我问饿不饿,“看到抽屉有之前同事给的旺仔牛奶,打开喝了,特别好喝”。观艳和我类似,很少说特别,一般说还好。如果是特别,那么一定是有特别的原因。一句特别好喝,透着淡淡酸楚,rang ren

生活进程中,长大,静悄悄的。

qq,我们的少年时,如今没有一个可以聊天的窗口,空间,除了当作自己的照片留存地,也没有太多用处。如今偶尔看一下空间,一天可能只有几条,分分钟,一周的量就没了。依然热火朝天的,还是那几个少年,刚刚大学的少年。

有没有谁的青春以曾经喜欢过的女孩屏蔽你的空间权限为结束?我有。当然说是标志来得夸张,但是事实确实有。以前以为,透过社交平台,我们依然可以看见别人的生活,实际,你想多了。

长大是静悄悄的,空间都寂静了,就如,外面的世界,分不清春天与冬天。

前两天在大学室友群发了一些消息,消息,少有人回。我知道,都到了对自己负责的年龄,都觉得付不起这个责任,寂静的,走开。

我知道,正如我自己一样,他们都看到了,只是各安天涯,有一搭,没一搭,就是本来。

在我还没有女朋友时候,妈妈常让我多聊天,多接触。不有满意时,就说,以前的空间说说,都有好多评论,现在都没有了,你是不是跟大家关系不好了?其实答案是,我的那些朋友们,都长大了。

长大,是静悄悄的。就像我欣赏的那些伙伴们,也有很多,我很久看不到空间朋友圈的动态了,他们成熟长大,好像更早一些吧。

长大,静悄悄的,还有其他的方面。寂静的,还有我们热血和灵魂。

周末的早晨,我没有加班,观艳起床去加班去了。观艳走后,我打开手机,想看一下以前觉得刺激的若虹文化的无脑玄幻打怪升级动漫,那时候开三倍速,觉得嗨皮淡淡看看好无聊。只能打开抖音。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观艳每次加班回来睡前都要刷一会抖音。抖音,喜欢看的看一下,不喜欢看的滑走,我们感觉我们控制了情绪,得到了快乐。实际,也是抖音的投喂,我们只是无数个终端连接营养补给的异星人罢。终将有一天,也许,我们也不再喜欢抖音了。但现实来看,抖音的定位,确实是最近人性的弱点。

寂静的,我们心情平凡,想着平凡的事,过着平凡的生活。我们长大。

2020后的世界多风雨,疫情一轮轮的,没个完了。前几天想去汕头大学逛,又一次被拦住,为什额,“疫情期间,封校”。我怯怯,等疫情好,(估计都好不了了),忍住还是没说,道了句,”那估计要好多年罢”

疫情之下,人员流动更不积极了,出个远门还担心搞了一波新冠肺炎,那就狗带。

未来,估计元宇宙中见吧。元宇宙中,我们不出门,行千里,我们永远年轻。

长大了。世界在我们周围嘈杂,远方,又是那么静悄悄。岁月静好的故土啊,我的家乡,灵魂已无处安放。

愿疫情早点结束,愿朋友在远方安好,愿父母身体健康,愿我们还有激情,有探索,有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