瞧,那片繁华的孤岛!

益多网 128 0

1

你常问我,世界到底是什么?

哎,怎么回答呢?其实,当你产生这样的问题时,你已经开始回答这个问题了。我并非故作玄虚,因为提出问题往往比回答问题更重要,迷茫本身就是一种回答,唯有迷茫才能走向世界的本质。

你的问题谁都无法回答。古往今来的圣贤们,著书立说,卷帙浩繁,都没有说清这个问题,不仅没有说清楚,还打了两千多年的架,留下千百个答案,让后世的人各自作出选择。

1638081663(1).jpg

好吧,如果你非要追问下去,我就给你讲个故事。在我很小的时候,大约七八岁,我并不知道地球是圆的,也没人告诉我“地球绕着太阳转”。那时的农村,田野一望无际,可以看到弯曲的地平线。夕阳西下,霞光万丈,眼前呈现出一片金碧辉煌的世界。说真话,那时的我,坚信地平线的下面有一个金色世界。我幻想有一天,能够站到地平线上,去看看那个深渊下面的世界。可惜,后来上学了,知道地球是圆的,这个世界也就消失了。

你不要笑我,如今刚上幼儿园的孩子都知道“地球绕着太阳转”,可我总为他们感到遗憾,因为他们再也不会有像我那样的奇思妙想了。是的,哥日尼的“日心说”根深蒂固,无人不知,甚至被认为是一场人类认知的革命,开启人类启蒙新纪元。可是,黑格尔有句话说得好,熟知不是真知!我读吴国盛的《迷人的哥白尼》,才知道“日心说”在古希腊时代已很普遍了,哥白尼只是引入这个古老的宇宙体系,他的目的并不是揭示真理,而是为了将这一理论用于“占星术”,让他的世界更加平衡而富有美感罢了。当然,这是对哥白尼革命的一种解构,还有牛顿定律,不也有人将之解读为一种“炼金术”理论吗?不说这些了,扯得有点远了。

我的意思是说,是知识持续不断地改变这个世界,让它不断被诠释,永无答案。我记得美国社会学家尼尔·波德曼曾说过:“知识改变不是加法,也不是减法,而是生态法。公元一千五百年,在印刷机发明五十年之后,我们拥有的不是一个多了印刷机的老欧洲,而是一个不同的欧洲。”对照这句话,印刷机发明的五百年之后,你说还有什么彻底地改变了我们的世界?我想,我们应该有一个共同的答案。

对的,对的,那就是——互联网!

2

我常对你说,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没有什么东西像互联网这样深刻地改变世界。

真的没有,你说印刷机、汽车、通讯、计算机、基因技术……这些都无法与互联网相媲美的。互联网改变的,不仅是人的生活方式、思维模式,我认为在一定程度上,它扭转了人类进化进程:人类进化之路,不是越来越平坦了,而是越来越危险了。

瞧,你不要用这样的眼神看我,我不是耸人听闻,只是做出我的猜测。你看过电影《沙丘》吗?那部科幻电影中,已经没有了互联网,人类进入复古时代,那并不是退步,而是一种回归,虽然这种回归又进入另一种怪圈。

互联网优势在于,消除了这个世界的地理隔阂,我们可以在第一时间通过互联网及时了解世界的讯息。比如,远隔重洋的美国大选实况,我们翻一下手机就看到了;日本的某打工族的日常生活通过直播我们也第一时间了解。人与人之间物理距离被消融了,随时随地可以与远在天涯的亲友视频交流,还可以与任何地方的陌生人建立联系,以极快速度寻找到想到寻找到的人。是的,互联网不仅重构了我们的人际关系网络,也重构了我们的自我认知。

古人说,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那是对时空隔阂的苦旅人生的一种美好愿望,如今却成了现实。有了互联网,人与人之间没有天涯,我们开始比邻而居了。可是,人是有限的动物,时间有限的,精力、注意力也是有限的。或者这样说吧,人只能与有限的人打交道,接收有限的信息,动用有限的感知或感情,而互联网却将我们抛向一个无穷无尽的信息海洋,我们成了一个浮萍、一片飞沫、一只沙粒,随波逐流而无以安身立命。

是的,这也是你的困惑所在。网上的东西正越来越多地占据了我们的时间,而我们却将触手可及的亲人推向了远方。

3

互联网就是一片海洋。海洋是遥远的、神奇的,它包容一切,浩瀚深邃,它既诱惑人,向人发出召唤,又引起人的恐惧,让人不敢深入其中。

是呀,你想一想,海洋固然辽阔美丽,可谁愿意永远生活在海洋中呢?其实,我们这些普通的人,更愿意、更容易生活在孤岛之上,哪怕饿死,我们也不愿深入海洋。你读过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吧,你还记得那个孤独的老人圣地亚哥吗?他在海上与鲨鱼搏斗了三天三夜,得到的却是一具光秃秃的大马林鱼骨架。这其实是就是人类与互联网关系的真实写照。说得明白一点吧,那就是在互联网之中,人类终将一无所获。

你不要以为,互联网信息的丰富与便捷,会让我们变得更聪明睿智,其实正好相反。人们常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我们在网上更容易找到我们喜欢的人、事和物,互联网也会投其所好地推送我们喜欢的、热衷的事物;在微博、微信上,我们只关注与自己相似的、欣赏的人,也会轻易“拉黑”那些跟我们不喜欢的或者意见相异的人。就这样,我们轻而易举就可以自我封闭,让互联网成为别人攻不破的堡垒,成为自我密不透风的蚕茧。

如不信你可以翻翻你的微信,那些陷入网络、经常发布信息的人,多数都是有自恋情结的人。他们竭力地展示、宣扬自我的世界,更加强烈地拒绝他人的世界。他们认同他们所认同的世界,甚至认同他们代表着世界,而认同他们是正常的,而反对他们却是不正常的。这是任何网中之人的固定思维,如今也见怪不怪了。十几年前,我会在网上跟别人发生争论,后来终于知道,这些都是徒劳的、无意义的。

4

请记住我的话,这世界上有多少部手机,就有多少座孤岛。

每个人的手机,就是每个人的世界。他的APP,他关注的公众号,他的购物车,他的旅程记录,他的浏览足迹……他就在这座孤岛上生存的。你不信吗?你就去看看你父母的手机,再去看看你孩子的手机,你就会发现,那绝对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虽然他们可能真实地生活在一起,但已没有任何关联了。

当然,还有各种“群”,将我们分割在不同的层级之上。领导的群,你是不能进去的,进去了也会被人“踢”出来;同学的群,你是不能退出的,退出了会被认为是没有感情的异类;工作的群,让你疲于应付,你不得不一再发出“ 收到”“好的”“马上办”……人活在群中,如同感受到海洋中一波又一波的热浪,真切地感受到的,只有一内心的撕裂与无奈。

你知道的,我非常喜欢台湾歌手小娟的歌,尤其是《山谷里的居民》,我百听不厌。小娟有一段旁白:“天上的星星为何像人群一样拥挤呢?地上的人们为何又像星星一样疏远?”多少年来,这句话萦绕于心,让我深刻体会到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变得越来越难了,甚至到了无法交流的程度了,甚至与我们朝夕相处的亲人,我们也常常无语了。

你大概知道王小波的那句话,“世界是银子做的”,如果他活到现在,一定会改口的,他会说,“这世界真是芯片做的”。是的,我们逃离不了这芯片打造出来的互联网世界,正如你逃离不了地球的吸引力一样。

海洋激流汹涌,我们在这孤岛上享受着安宁与富足,直到覆灭的那一刻,我们也许仍茫然无知吧。